百科网

首页 > 文化教育 > 文化教育

文化教育

17岁中专生姜萍的出路

文化教育佚名2024-06-20

最近,“17岁中专生”挺火的,甚至比“姜萍”这个人的名字还要火.

很多人只知道“17岁中专生”,而不知道“姜萍”这个人。

这很正常,名人的名字更容易记住,“张艺谋”和“法外狂徒张三”大家都很熟悉,但“曹仲谋”大家就不一定认识,这名字是我编的。

如果这个人不出名,那年龄和身份很奇特,那就抓住年龄和身份。

姜萍奇特,就奇在她的年龄上,17岁,正值花季雨季,应该是盲目追星,成为无脑粉丝圈的一员。

或者沉迷于游戏中,偷偷给角色充值,刷爆父母的信用卡。

姜萍奇特,就奇在她的身份上,一个中专生,学服装设计,本来以后就靠踩缝纫机过活了。

但这样的年龄和身份,和阿里巴巴全球数学竞赛搭上了边,还获得了第12名,进入了决赛。

太逆袭了,太逆袭了。

这感觉,跟我们小时候看灰姑娘时的震惊和羡慕,是一样的!

人类大脑天生就喜欢新奇。

照例,先捋捋姜萍的人生线。

姜萍的人生线

2006年,姜萍出生在淮安市涟水县红窑镇万民村。

父母都是农村人,家境贫寒。父亲早年外出打工,现在年事已高,在家种田,兼职保洁员,每月900多元补贴;母亲在家操持家务。

姜萍还有一个姐姐,2003年出生,大她3岁。

江苏省的义务教育是六三制,也就是小学六年,初中三年。

2017年,姜萍11岁,上四年级,据村民说就显示出数学天赋。

2018年,姜萍12岁,上五年级,获得三好学生荣誉。

2022年,姜萍中考考了621分,本来可以去上高中的,但是因为家里没钱没去。这里要说一下,很多媒体故意说她偏科,姜萍不偏科。江苏省中考730分,她能考621分,能偏科到哪儿去?

中考后,和姐姐商量后,去了江苏省涟水中等专业学校,因为这个学校免除部分学杂费,还可以获得助学金和奖学金。

2023年,姐姐高考完,去连云港打三份工,每天睡四五个小时。

在上中专时,她的伯乐王闰秋担任数学老师。王闰秋,博士毕业于江苏大学数学科学院。

一次数学考试,姜萍的数学成绩遥遥领先于其他学生,让数学老师看到了她的出色,于是为她提供支持,推荐高等数学教材。

姜萍利用业余时间自学数学,入门同济大学出版的《高等数学》,逐渐深入到Lawrence C. Evans编写的《偏微分方程》。

除了吃饭睡觉,她都是在做题。

2024年,根据数学老师的建议,姜萍参加了阿里巴巴全球数学竞赛。姜萍得了93分,获得12名。阿里巴巴表示,会为姜萍颁发特别鼓励奖。

姜萍给了我们什么启示

鼓励孩子的内在动机。

很多父母看到姜萍在数学竞赛中的成绩,估计转脸就批评自己的孩子:“你看人家姜萍,一个破中专生就能入围全球级数学竞赛,再看看你,整天吊儿郎当的一副熊样。”

更有甚者,立即在网上买了大量的数学习题,报了数学辅导班,让孩子赶紧在数学竞赛领域卷起来。

说实话,这有种照虎画猫的感觉。

前一阵子,李娟的《我的阿勒泰》大火,是不是父母就要把孩子送到新疆去,让孩子在那里写作呢。

更多的是,应该尊重孩子的内在动机,就是没有外在的奖励或惩罚的情况下,孩子最喜欢、最感兴趣做的事情。

如果没有找到,就慢慢找,姜萍也是在初中才发现自己喜欢上数学,喜欢做数学题的。

测试孩子天赋的方法,就是让他参加竞赛,尤其是省级、国家级和世界级的比赛。

比赛的目的不仅是获得成绩,还有认识更多同领域的人。

参加比赛要注意的是,不少组织和人打着比赛的名义,实质会敛钱。

正规的学生比赛,可以参考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公布2022—2025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的通知》。

除了刷视频和赚钱,其实很多人喜欢科学。

我们总是将民间科学家嘲讽为“民科”,却不知大众对科学的喜爱,正是培养大量科学家的真正的土壤。

热爱科学的不应该仅仅只有孩子。阿里巴巴全球数学竞赛就是提供了一个让大众重新热爱数学的平台。

今年这次就有5万人参加,无论你是83岁,还是14岁,无论你是公务员、语文老师,还是外卖骑手或者钢厂工人,无论你在北大、麻省理工,还是在中专、民办初中。

只要你喜欢,你就可以参加。

北大的“韦神”韦东奕就获得首届金奖,渐冻症少年楼印根获得过2023年优秀奖。今年的初赛,除了姜萍,还有来自上海民办初中的邓乐言,获得第26名。

自己的兴趣很重要。

很多人觉得人生没意义,主要是没了兴趣,被老师和父母掐灭了兴趣。

无论是小学四年级就有天赋,还是初中就发现了自己的兴趣爱好,她的父母都没有阻止她。

她的爆发,是在中专,因有大量的时间可以从事自己的业余爱好,虽然这个业余爱好在别人看来很奇葩。

感谢她自己不坠青云之志,追求自己的内在动机,坚持自己找到兴趣爱好。

好的平台很重要。

现在这种可以提供给科学爱好者的竞赛平台太少了。

像全国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,只有高中生能参加,在《2022—2025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》里,也只有44个比赛。

但根据统计,2022 年国内的小学到高中的在校生有1.85亿人,其中,小学在校生1.07亿人,初中在校生5120.60万人,高中在校生2713.87万人。

上亿人去参加40个正规的比赛,确实挺激烈的,也挺内卷的。

尤其像阿里巴巴数学竞赛,这种不分种族、不分性别(无论生理性别,还是心理性别)、不分身份、不分职业、不分地域的数学竞赛,确实太少了。

很多人质疑阿里巴巴数学竞赛,说“开卷考试有什么难的”。

难不难,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,反正网上有试题,你可以自己开卷试试。

好的老师很重要。

姜萍入围决赛,离不开她的老师王闰秋。

老师,可以是职业,也可以是伯乐。

作为职业,就是备课,上课,下课,批作业,结束。

作为伯乐,就要发现好的苗子,能够因材施教,根据不同的兴趣提供不同的资源和指导,根据不同的进度提供不同的训练方法。

现在的情况是,作为职业的老师太多,愿意当伯乐的老师太少。

因为当伯乐太累了,学校领导不重视,孩子和父母也不一定领情。

在这时,只有父母担任起伯乐来。

姜萍的出路在哪里

姜萍的出路会在哪里,这个很少有人关心,但对她来说很重要。

有媒体瞎编,说香港中文大学为她提供全额奖学金,还有人专门去咨询香港中文大学,被人家大学辟谣了。

她的数学老师介绍,因为专业限制,姜萍最好的命运,也只能本科上常熟理工学院,继续学服装设计,然后呢,或许可以考浙大的研究生。

也就是说,一次全球数学大赛改变不了姜萍的命运。

她还是要被摁在地上,无法接触更多的资源,无法拥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喜欢的数学。

她的命运就活该如此吗?国内的教育制度难道会像智子一样,把姜萍锁死在职业教育上吗?

纪录片《小小摄影师的异想世界》里,记录的是印度的索纳加奇贫民窟,以生产妓女闻名世界。红灯区的孩子们从小就被迫接受命运安排,被**,被接客,被混帮派,没有任何改变命运机会。

2000年,美国女摄影师泽娜·布里斯基想来这里拍纪录片,发现了红灯区的孩子们。

她努力想改变这里孩子的命运,让这些孩子学习摄影。根据他们拍的纪录片还获得了2005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,她还带着两个红灯区的孩子去颁奖。

很可惜,大部分孩子都回到了原来生活的地方,从事原来的职业,有的因为那次奥斯卡获奖成为当地头牌。

幸亏,中国不是印度。

我们国家的教育制度也在变化,除了职教高考,姜萍可以参加普通高考和强基计划等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根据《江苏省2024年普通高校招生考试报名办法》,姜萍的学校符合报考的学校条件。她中专毕业时,是可以参加江苏高考的。

除此外,还有强基计划。姜萍是可以参加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南京大学的强基计划的。

另外,我们不要自作多情、自作主张替姜萍安排数学大师之路了。

据姜萍自己说,数学只是她的plan B,服装设计才是plan A。

两个专业,姜萍都不会放弃的,毕竟她才17岁,人生的路很长。

她自己的路,她自己走就挺好,我们最好不要瞎比比。
(www.ws46.com)

打赏